宜兴两项曲艺濒危非遗项目抢救成功

发布时间:2021-12-27编辑:admin阅读(11)

12月26日,宜兴周铁老街上,始建于上个世纪40年代的鹤鸣楼书场重现说书先生的身影,其情景仿佛时光倒流。当天,“宜兴说大书”传承人、无锡评弹团特约演员陈永光身穿长褂开讲传统书目《呼杨合兵》、现代书目《少奇之子》,闻讯赶来听书的群众以中老年为主,其中也有年轻人。“宜兴说大书”于2020年被宜兴市政府列为宜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第一批濒危项目之一,由宜兴市戏曲曲艺家协会“担纲”,开展传承保护工作,如今,包括“宜兴说大书”、“三跳道情”等在内的2项宜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第一批濒危项目不仅“抢救”成功,而且活跃在宜兴群众文化舞台上了。 “宜兴说大书”不仅有历史演义,也有当代人的生动故事。前不久,陈永光以新创作的《一场延期的婚礼》为题,为宜兴疫情防控一线的志愿者说书,通过“宜兴说大书”这样新颖又接地气的节目形式,向群众进行疫情防控宣传。说书艺人陈永光身着一袭素色长衫,用流利的宜兴方言,声情并茂地讲述着疫情期间,一名普通网格员的故事。主人公作为奋战在防疫一线的基层网格员,毅然取消早已商定好的婚礼,全身心投入抗疫工作,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让人动容,鼓舞人心。 “加强对传承人的培养,加强对“宜兴说大书”传统书目的收集、整理、刊印。同时,我们通过创作新的节目推动“宜兴说大书”的传承、传播。目前,已经完成“宜兴说大书”相关书目的数字化保护。”“宜兴说大书”传承保护小组组长、宜兴市戏曲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王建平对晚报记者说。王建平介绍,宜兴说大书也称宜兴评话,有只说不唱,也有又说又唱,兼融叙事和代言为一体。叙事为说书人以第三人称之表叙,代言为书中人物用第一人称表演,称为“起脚色”。说大书多为一人独说(单档),偶亦有两人为双档的。演出注重说噱,并对人物事件评点议论,以史料时事穿插印证。宜兴说大书的表演包括“手面”和“面风”。这种动作和表情,分说书人的或故事中人物的两大类。说书人的动作和表情是解释性的,用以表达说书人的喜怒哀乐和爱憎态度;故事中人物的动作和表情由说书人用近似故事中人物的语言,包括语音和语调来讲话。因演员的说法、语言、起角色等方面的不同特色,形成了不同的风格和流派。有“方口”“活口”“一口干”或“快口”“慢口”、“平说”之分以及“活关公”、“活周瑜”、“活济公”等美称。解放前,宜兴说大书进入鼎盛时期,解放后,成立了宜兴最早的曲艺团,相继出现了黄春风、沈如舫等说大书名家。新时期以已故“宜兴说大书”传承人钱铁成的《济公》为代表作品。 记者从宜兴市戏曲曲艺家协会提供的《宜兴说大书资料汇编》中发现,上个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初,分布在宜兴城乡的书场非常多,宜兴河网地区、山区和沿太湖渎区都有大大小小的书场。其中,宜兴西乡徐舍镇的河东、河西就有28家书场之多,周铁镇的间家场书场可容纳听书的群众千余人。1981年,宜兴县曲艺团成立,宜兴评话的新一代传人有谈琐洪、陈企华、弘士雄、储洁、孙企华、陈永光、储文龙等人,经常演出的书目有《英烈》、《东汉》、《西汉》、《杨家将》、《包公》、《封神榜》、《济公》、《江南八侠》、《周侗访十老》、《一枝梅》、《彭公案》、《三刺雍正》、《宏碧缘》等。如今,“宜兴说大书”传承人陈纪华、陈永光等分别在周铁老街的竺西书院、鹤鸣楼书场等地进行表演,他们还经常应邀到别的场馆开讲书目,仅凭一块醒木、一把茶壶、一把纸扇就能将所讲书目演绎得“风生水起”,因此有不少听书的群众将他们奉为“明星”。(江南晚报记者 何小兵)

标签文化

评论